女干部和男士官的100米爱情

来源:空军新闻 作者:肖瑛 谢欣 发布:2019-08-09 08:40:45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100米,这是西部战区空军机关大院内,通信某旅女兵宿舍楼到机关单身宿舍楼的大致距离。单身宿舍楼一二层是该旅部分连队的食堂,每次开饭,话务连排长赵静只要一仰头,就能看见6楼的某扇窗户,那里是她的丈夫,某机关分队士官参谋上士张维科的单身宿舍。

两人的初识就像《传奇》里那句歌词,“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2013年,21岁的赵静是通信某旅话务连一号台下士,22岁的张维科刚刚从士官学校毕业,分配到该旅标图连。两人在饭堂前擦身而过,彼此一愣:“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

两个月后,张维科终于靠近赵静:“你是重庆滴哇?”

“是噻,你也是哇?”

“就是嘎,你读嘞哪个高中哦?”

“青木关!”

“怪不得嘞,就是看你眼熟!”

……

原来两人是同乡+校友,重庆青木关中学相差两届的学长学妹。

如果追溯这段感情的源头,更像《咱们结婚吧》的片尾曲,“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赵静记不清了,她那个时候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良好的家教培养了赵静正确的三观,她从小就知道,越是女孩子,越要自立、自信、自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考上大学后选择参军入伍,也是为了锤炼自己。分到话务连后,她苦练专业本领,积极参加连队活动,很快成长为优秀骨干,两次荣立三等功。

连队任务繁重,管理严格,两个人只有吃完饭的时候能闲聊一会儿。饭堂旁边有一个小卖部,隔三岔五张维科请赵静吃块冰淇淋,赵静就回请喝瓶矿泉水。都没有谈过恋爱的两个人一个以学长自居,一个以学妹自得,直到一年后,赵静闲聊说要买块表看时间,张维科周末当即请假跑出去偷偷买表时,他都没有意识到心中的爱情已经萌发。

那是一块品牌女式手表,赵静吓了一跳,坚决不收。张维科涨红了脸塞到赵静手里:“买都买了,不喜欢扔掉!”因为“感觉怪怪的”,这块表赵静戴得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提干后在学校弄丢了。后来知道花了张维科800多块钱,连呼可惜,张维科倒是很开心:“丢了表得个媳妇,值!”

慢热型的张维科开始吃不香睡不好,赵静戴着表他就憋不住笑,手腕光光的就苦着脸,又不敢问,怕连“校友情”也没了,后来半夜里给了自己一巴掌:“想那么多干啥,对她好就行了!”

更慢热的赵静打定“找机会送个更贵的”的主意,那点小情愫隔天就扔到了脑后。重庆妹子赵静肤白貌美,活泼可爱,又是连队管理骨干业务标兵,身边不少示好者,她却坚持要找个像“老爸对老妈那么好”的人。

什么好,才像“老爸对老妈那么好”?赵静父母在重庆做小生意,起起伏伏,富裕也罢、贫困也好,父亲赵政伟始终对妻子宠爱有加,狗粮洒了几十年。良好的家庭氛围让赵静笃定,爱情重要的不是身外之物,而是一个人有没有把另一个人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笔者采访时问了赵静一个问题:“有没有觉得你们的身份带来了困扰?”赵静直愣愣地回答:“没有啊,我们都习惯连队制度了,平时不见面很正常啊!”笔者只好直接发问:“你是干部,他是士官,有没有压力?”结婚两年多的赵静可爱地傻眼了:“啊,我好像没有想过……”

张维科也没有想过,他只想对赵静好。2015年,因为表现优异,连队把提干名额给了赵静。心大的赵静也不准备,告诉张维科:“考得上就去,考不上就不去呗!”张维科急了:“这样的机会怎么能马虎呢!”他四处找人打听,给赵静买了一大堆复习资料,又给她制定计划,天天督促她学习。

赵静有时候学烦了发脾气,张维科闷着头等她发泄完,从身后拿出一堆零食:“给你晚上加班吃,气过了还是要好好学习哈!”

赵静后来戏言,“我这个干部是张维科逼出来的!”2017年9月,赵静以优异成绩提干,进入解放军工程大学进修。

距离远了,聊天的时间反而多了,从重庆火锅到南京盐水鸭、从高中同学到军校战友无所不谈。当张维科说要休假来“看看学妹”,而自己开始日夜期盼的时候,当看到那个身影出现,心脏砰砰砰跳得捂不住的时候,赵静终于反应过来,这是,真恋爱了!

爱一个人,不是据为己有,而是帮助她走得更好,走到最好,这是张维科朴素的爱情观。张维科一次次在电话里叮嘱赵静要好好学习,多做有意义的事,鼓励她珍惜时光,提升自己。这种爱情观让士官军衔的、只有高中学历的张维科远远拉开了与一众追求者的距离。

赵静说,两人恋爱期间,她的学业始终是第一位的,在张维科的鼓励下,赵静考取了计算机等级证,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前5名,毕业时被评为学习标兵和优秀学生干部。

张维科有“老爸对老妈那样好吗”?赵静说:“有,他自始自终把我的感受,我的个人发展放在第一位!”

军校第一年休假,两人出去旅行,张维科的真诚直爽、善解人意、照顾周到,获得了赵静“情商高,智商没我高”的评价;第二年休假,拜见了彼此的父母,看到生活中对女儿百依百顺,大事上又拿得定主意的“准女婿”,赵静的母亲刘蓉笑得合不拢嘴,父亲则开着张维科的玩笑:“完咯完咯,又是一个耙耳朵!”

2017年,赵静从军校毕业分回连队担任排长,张维科因为表现突出,素质过硬,经单位推荐和机关考核后,调入某机关分队担任士官参谋,两人工作的地方楼上楼下。恋情完全公开后,终于有战友提醒张维科:“人家都是干部了,得不得把你踹了哟?”

张维科就给赵静打了一个电话:“考不考虑结婚呀?”赵静说:“好啊!”

2017年底的一个工作日,两个人请了半天假,上午扯证,下午回来继续上班。面对自己的人生大事,赵静并不觉得草率,她说:“没有安全感的人才会看重仪式感,我们知道自己是真爱就好!”

其实也是因为赵静太忙了。回到连队后,赵静先带新兵班,后担任一号台排长,同时又被评选为团支部书记,不久后组织电子科大新生军训,在副连长休假期间兼管总机、纠察台、收发室三个台站,负责比武竞赛组训……忙得连轴转,包括结婚后看房、买房、装修等一应事宜都是张维科在张罗:“按老婆的意思办,坚决落实好!”重庆小伙儿的立场与岳父高度一致。

据说两人结婚时差点列了一张“见面注意事项”。干部有干部的纪律,士官有士官的规矩,赵静和张维科都觉得不能因为“小儿女心态”影响工作。“我是带兵人,更要注意影响,立起好样子!”赵静说。

他们严格遵守着部队管理的各项规章制度,尽管与张维科的单身宿舍只隔了100米,尽管部分已婚士官把单身宿舍充作“临时的家”,赵静却从来没有在工作日去过,张维科也一直保持着连队内务标准。因为周末值班,“每周见一次”也难以保证。结婚近3年来,除了休假,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到80天,感情仍像在军校时一样,用暖暖的电话粥煲着。

赵静扒拉日子时有点黯然,不久就扬起笑脸:“我们都还年轻嘛,‘青春就是用来奋斗的’!”

成绩是对奋斗者最好的回报。2018年12月,赵静负责组训的话务连女兵在空军通信要素比武中夺得话务专业第二名的好成绩,同年底被评为全国优秀共青团干部。

张维科笑得比赵静还开心。

责任编辑:刘秋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bfh188.com域名使用侧边栏!
港式五张牌 中华彩票网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 全球彩票开户 澳门手机网投 喵彩彩票注册 全球彩票开户 全球彩票注册 手机网投网站 全球彩票开户